时下,正是日喀则的雨季。

日喀则的雨很怪,白天少,夜间多,且常常毫无征兆,说来就来。且无论雷声多大,闪电多亮,她自管不紧不慢、淅淅沥沥,既是“雷声大雨点小”的最好注脚,也是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的精彩诠释。

见惯了内地大雨的急骤、滂沱、霸道与不依不饶,再看日喀则的夜雨,便觉得颇可爱,夜雨之所以是夜雨,正是她最可人的地方,总是夜里悄然而来、白天又悄然而去,不给出行的人增添烦恼。

这样的夜雨很好,只是飘落的地方离自己的故乡太过遥远,观雨听雨的时候便不自觉地多了些了荒凉的味道。

寂寞的夜,清冷的雨,总能触发一些人的离愁别绪,我这个天生的乐观派也不例外。

每当晚饭过后,坐在公寓院内,望着那飘飘洒洒的细雨,内心的离愁便袅袅地升上心头,想念家中的妻儿老小,想念家中的一切,有时又似乎都不想,就那么静静地望着、听着夜雨发呆。

时间过得真快,进藏已经一月有余。

回望过去的一个月,细数数,似乎做得工作很多;再想想,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做。

每天的安排好像有板有眼,又有点恍恍惚惚,一切都在凭着自觉和责任向前走着、做着。

白天,很少想家,因为有工作撑着。

夜间,回到公寓,才明白什么叫寂寞。

虽然队友们聚在一起有说有笑,似乎很热闹,可心里总感觉少了点什么,人坐在那里,灵魂不知道在哪里;嘴上说的,却未必是心里想的。

原来,躯壳与灵魂真有分离的时候。

夜雨,依旧不急不二十一点游戏缓地下着,思绪随着夜雨继续飘摇,飘到遥远的家乡去。

这个点,妻儿老小都在做什么?想什么?他们是否也在牵挂着自己?

回到宿舍给家人视频,是每天晚间雷打不动的习惯,而当夜雨来临的时候,给家人视频便平添了些急迫的情绪。

拨通视频,没有多少新鲜的话题,翻来覆去,你来我往,无非就是那些“吃了么”“孩子呢”等老生常谈的话题,接下来就是隔着屏幕逗逗孩子。

以往感觉很俗套的话题,此时却觉得倍充实倍有意义,而逗弄孩子则是无论重复多少遍都永远感到新鲜与幸福的举动。

简短聊上一会儿挂断视频,夜雨依旧在不急不缓地下着。

处理完有关的材料,翻翻新买的有关西藏的书籍,翻着翻着便有些倦了,又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,翻看孩子的照片和视频,这些照片和视频已经翻看了多少遍,却总也看不够。

从前在家里到点就能呼呼大睡的习惯到日喀则后彻底改变了,每天都要熬到凌晨两点甚至四点半后才能入睡。

没想到,到了高原,除了跟缺氧、低压作斗争,还要跟失眠作斗争。

这些,家人都不知道二十一点游戏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pzihe.com/xiaoyuan/202201/8607.html